首页>矿山文苑

我的节日“农家乐”


2019-04-16 来源: 轩岗煤电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
        每年国庆节前后,我们家种植的山药(土豆)又到了收获的委节。正赶上国庆假期,我会放下手中的杂务事,带着妻子参加“农家乐”,一门心事回家帮助父亲起山药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我来说,利用几天假期,暂时离开繁杂的工作单位,亲近自然,回归家庭,帮父亲干点农活,听父亲唠叨也是一种生活享受,何乐而不为呢?
        父亲生活在晋西北轩岗矿区,这曾经也是父亲工作的地方。这里,大伙都亲切地称马铃薯(土豆)为山药。在晋西北,山药是一种重要的作物,由于易保存,许多人家存储在地窖里的山药一直吃到第二年春未夏初。
        说起种山药,父亲很有成就感。今年78岁的父亲退休后,闲得无聊,自然拿起了打小在农村学到的看家本事――种地。父亲工作的矿区属村矿交叉地带,山坡上整治块土地也不太难。终于,两年辛勤汗水整治来两块巴撑大的土地,又经过两年劳作,父亲种地已小有成就,种植的山药基本实现了我、小弟、父母3户人家自给自足。这也是父亲多年来一直炫耀的主要成绩!
        来到地里,父亲先作示范,讲解要领,我在旁边认真听,不时比划比划。终于,在父亲指导下,我拿起铁锹干了起来。开始并不熟练,第一棵山药就让我铲成了两半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在后面唠叨了:“怪可惜,好端端的山药铲成两半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常年在单位工作,就应该多干点农活!这也是接地气吗?”父亲带着责备的口气又说。
        自已年轻时,不太愿意听父亲的唠叨,总感觉心里烦!近年来,每次回家,听父亲的唠叨成为一种常态,也没有了以前心烦的感觉,反而成为了一种享受,这大概是多年仔细品味生活得出的家的味道吧!
        有了前面的“教训”,后面干活小心多了。在离山药根茎稍远的地方下锹,一锹深深地铲下去,用力往起托,最后,抓住茎蔓顺势往起一提,圆溜溜的山药就出土了。山药摘下来,茎蔓扔到旁边,然后,再在土坑里找一找,看一看,是否有遗漏的山药,最后把土回填到原来的土坑,这样,很有成就地起完第二株山药。
        熟能生巧,接下来,第三株、第四株……一次比一次弄得好。不一会,就起了一大片山药,也听不到父亲的唠叨,我心里很高兴,说明农活干得不错!
        一个多小时后,我已是腰酸背疼,满头大汗。回头看父亲,他正兴致勃勃地鼓捣他那心爱的宝贝疙瘩(山药),轻轻摸去山药上的泥土,小心地放在地上,让它躺着晒太阳,过个把钟头,还要逐个翻个身……用父亲的话说:去掉泥土,一来山药往家背时分量轻,二来经太阳晒一晒,山药不易变质,易存储。
        太阳已高高升起,简单而和谐的阳光酒向大地,照在人们身上热乎乎的。我挥舞铁锹接着干,不久,身后又留下了一长串宝贝疙瘩……
        临近中午时分,山药全部起完了。母亲从家里拿来梨、苹果、香蕉,还有月饼等食品。
        我和父母席地而座,边吃水果边休息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,旁边地里干活的人问:老李,今年山药咋样?不赖吧!
        父亲很自信得说:那是,赶上如今的好时光,加上今年雨水足,我那几个土疙瘩很争气,收成不错!
        说着,父亲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晋剧《富贵图》选段:
        ――猛虎蛟龙都称王 ,
        ――人各有志不相强,
        ――但愿贤弟登金榜……
        父亲刚落音,山坡那边又唱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真是这边唱来,那边贺,好不热闹!
        ――太阳那个――照大地-哟,
        ――照在那个――庄稼人的土坡坡上-哟,
        ――土坡坡上结出那个――庄稼人的土疙瘩瘩-哟,
        ――可是结出了庄稼人的好光景哟――哟!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在晋西北一带,人们在山坡上干活,往往会情不自禁地吆喝几嗓子民间小调,这一点,我并不稀奇。
        回头看父亲高兴的样子,我突然明白了什么?那不正是普通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写在了脸上吗?
        是啊!蓝天,白云,还有那星罗棋布点缀在山沟沟间的一块块播洒希望的土地,那是老百姓的舞台,遇上这样的好收成,他们能不高兴吗?
        太阳晒了一个小时,父亲的宝贝土疙瘩该装袋子了。
        好家伙!经过一个小时的收拾,大大小小的山药弄下整整12袋子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岁数大了,我不啥得老人家背。12袋子山药,我一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山坡上背下来,在父亲的帮助下,慢慢存入自家地窑里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项工作,当然是父亲的亲自验收,这也是最重要的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经过一翻检查,父亲点头同意了,起山药工作顺利完成。
        山药存储好了,一同存储好的还有父亲对美好生活的祈盼。经过一个冬天的精心孕育,春风吹过大地,万物复苏,父亲的祈盼将再次生根发芽,焕发出新的生机!  (通讯员:李东元 责编:张启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