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矿山文苑

记忆中的矿区


2017-01-04 来源: 轩岗煤电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
  作为七零后的矿工子弟,我绝大多数关于童年的记忆是和农村联系在一起的,那时国家还没有实行“农转非”政策,我和母亲生活在老家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,只有每年寒暑假,才会被父亲接到他工作的这个矿区住上十几天。就是在这每年不到一个月时间里,一些记忆中的趣事,却给我留下了深深印象。每个月光洒满窗前的夜晚,那些记忆中的趣事就会缓缓飘过心海,清晰地浮现在眼前……
 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每天中午,原轩岗矿务局广播便会播放一小段激昂奋进的音乐,接着报道各矿的先进人物事迹……
  我跟随父亲住在焦家寨矿707采煤队的集体宿舍里,吃着父亲买来的方便面、三尖等食品。那时,方便面没有塑料包装袋,都散摞在一个纸箱里,调料一小包、一小包串在一起,三尖又大又甜。有时,父亲会带上我去食堂打饭,看到工人们从一排小铁皮柜里取出碗筷,手里拿着印有“一两”、“二两”字样的塑料饭票排队买饭。买上半斤钢丝面(一种用饸饹机压出的圆条状白面食),拌着土豆、白菜、粉条炖的大烩菜,再加上一个手掌大小的软软的发糕,吃的津津有味。有时,我也一个人去文化室看工人们下跳棋、军棋,或拿一本小人书看里面的插图,虽然看不懂书里的文字,却会看到每一本书的第一页右下角都有一个圆圆的红印章,大概是表明归属地的,怕人们据为己有吧。要不就向父亲要上一角钱,去职工俱乐部排长队,从一个很小的窗口买电影票看电影,如:《太极神拳》等。晚上,会带上小马扎去父亲所在区队,看队里仅有的一台14英寸彩色电视机,《血溅津门》等爱国题材电视连续剧足以让我开眼界,因为那时农村根本没有彩色电视机,我回到老家后,可以在小伙伴面前津津乐道很长一段时间。也会跟着稍比我大一些的矿工子弟,到父辈们工作的矿井边玩。过马路时,远远地看到冒着一团白烟的火车在汽笛声中隆隆驶过,一辆辆绿色解放牌汽车停在路边,汽车的煤堆上插着一串串红色的酸刺,我们很是眼馋。伙伴们决定去矿井背后的山顶上采摘酸刺,但因山势险峻,只得半途而返。坐在小山坡上,看着小电车闪着火花从峒口开进开出,戴黑色安全帽的矿工们不知道在忙啥?有的全神贯注地打磨工具,砂轮片飞速旋转,火星四溅。一个胆大的小伙伴,用捡来的半截钢锯条,学着工人的样子,在砂轮上居然磨出了一把小刀,让我们很羡慕。回家后,央求父亲给我做一把小刀,父亲生气说:玩小刀容易伤着手,不如用钢筋焊个滚圈,既可以锻炼身体,又利于手脚协调。就这样,滚动着那只父亲做的大铁环,在叮铃声中,走过生机勃勃的矿区马路,走进缀满野花的乡间阡陌,走出光怪陆离的美好童年。
  如今,运送工人们上下班的小电车早已被吊罐取代,家家都有了电视、电脑,足不出户便可了解世界,那个排队看电影的时代渐渐远去了。近三十年来,父辈们所在的矿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父辈们那种“勇于开拓、积极进取”的精神在矿山人心中却从未改变。那个年代,生产力水平低,艰苦的工作环境伴随矿工,物质却相对匮乏,但父亲那一代老矿山人脸上总洋溢着笑容,他们精神上是富足的。作为一个曾受过父辈们言传声教的新一代矿山人,我在这里生活近三十年,有什么理由不热爱带给人们温暖的这片沃土!我将接过父辈手中的镐锹,继续信心百倍地奋斗在这片土地上! (郑鹏举)